跑馬是很單純的運動,目標就只有兩種:跑得快或跑得遠。雖說最近幾場賽事因為女王的刺激讓我對於挑戰 PB 這件事有不一樣的動機,整體而言我還是比較喜歡跑步時能一邊欣賞風景或者不一樣的人文特色(當然還有品嚐特色補給),比拼速度是很嚴肅的事,通常得心無旁騖專注在聆聽身體的聲音,眼前的景物就像快轉一樣很難留下深刻的印象。許久以前黑大曾經跟我提過環臺北 67K 這場賽事,當時每年有分春季跟冬季兩場,由於春季場舉辦的時間差不多是天氣確定回暖的時節,為了避免天熱讓自己爆掉而跑到厭世,我們都傾向報名冬季場,但因為環臺北這場賽事的名額真的很有限(每場 200 名)這場我們好不容易搶在第一時間報名才有這機會(我這次的號次是 201 應該就是網路報名的頭香了),只是報名之後心情就變得有些忐忑,這種不安感隨著賽事越來越近還不斷放大,即便跑臺北馬時都還有點陰影,深怕拼速度而受傷不利自己挑戰這一週後得面對的大魔王(所以才沒放膽拼更好的 PB 成績啊~)。

跑馬的人(不是指那些以為自己跑過某賽事就不管實際跑多少距離依舊宣稱自己完成一場馬拉松的人)應該都知道所謂的超馬定義上來說就是超過 42.195 K 賽程的比賽,有些地方賽事基於某些原因讓賽事距離定在 43K 也能對外宣稱說自己是場超馬賽事,我認為嚴謹一點看待距離至少 50 K 起跳才能宣稱進入超馬殿堂, 只不過平平都是超馬還真的差很多啊~ 就像全馬雖然是兩個半馬的距離,跑過的人都知道第二個半馬的意義絕對跟第一個不一樣,超馬真正的挑戰是否也是在完成一場全馬後才開始呢? 為了探究這個問題的答案,勢必非得跑一場超馬才能夠回答。

三年前因為籤運不佳而沒抽到臺北馬,在高中同學的號召下參加他們公司所舉辦的開廣盃超馬,當初報名有稍微打聽一下,開廣盃超馬雖然是無趣的繞圈圈賽事,但也因為賽道單純且補給完全不需費心,是超馬入門的首選。既然我已經不是初次挑戰超馬,且嚴格說來 67K 比 50K 也沒增加多少,為什麼還是會認定她是年度“大魔王”呢?對我來說這之中最大的差別就在“補給”。前面也提到開廣的比賽因為是在北田不斷繞著 400 公尺跑道,所以主辦單位固定在一處設定補給,跑者經過補給站的次數可是高達上百次,身體只要有什麼需求都可以很快在補給站中取得所需,但真正的超馬跟一般馬拉松賽事最大的差異點就在補給的責任是落在跑者身上,主辦單位只是協助的角色而已。

即便平常長距離練跑我已經有背水跟補給品的經驗,但因為最多也才 30K 的距離,完成後又可以在附近的店家吃喝一頓,所以背負的補給重量跟品項其實有限,而當我看到環臺北賽事通知提到每位參加選手都要自帶補給才能參賽,還提醒僅在檢查點提供基本的補給時,我腦中就不停盤算自己背的補給應該要有哪些項目才不至於造成自己因為補給不足慘遭落馬的命運。結果我在出發前背了將近 1.5 公升的水、四包能量膠、兩條堅果巧克力還有八包鹽錠(真的很怕餓到...),直到我親臨比賽現場後,我真的驚呆了...

IMAG6580.jpg

比賽的起點位在大直橋下,這個我跑經過近百次的地方卻第一次搭小黃前往。不像過去參加的賽事那樣有舞台、起跑拱門,眼前只有一兩張小桌子拼湊在一起,工作人員挨著桌子幫陸續到場的跑者完成報到手續,當場核發號碼布以及感應晶片手環,沒有一般賽事那樣隆重甚至報到時也沒比對身份證件,加上人數相對稀少,若不是有工作人員穿著「裁判」背心,早起運動路過的人恐怕也會以為這只是跑團的團練活動吧~

IMAG6583.jpg

報到後別上號碼布,看看手錶約莫還有廿幾分鐘賽事才開始,我這才有心情環顧一下周遭的跑友,然後就是接前面我「驚呆了」的原因:原來不是每個跑者都跟我一樣背著“大包小包”,甚至有幾位我仔細上下打量都看不出來他們身上有背補給,究竟是我把補給看得太嚴重還是這些跑友每個都是能人異士當下我還真不知道答案。待黑大報到後我們一邊聊著一邊準備寄物,我才猛然發現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我竟然穿運動背心而不是短袖 T-shirt,之所以這件事很重要是因補給背包的背帶很有可能會磨破肩頸部分的皮膚,我平常練跑都會記得這件事沒想到跑超馬竟然給忘了!這下除了懊惱還真想不出有何補救措施,黑大一臉同情拿出凡士林讓我補擦一下可能磨破皮的部位,臨陣磨槍也僅能湊合著用。

IMG_0097.jpg
(照片右下方有浮水印圖案者乃主辦單位提供)

比賽開始前黑大問我完跑時間預估是多少,當下其實身體精神狀況都不錯,自以為保守的預估了七個小時,結果馬上被黑大吐槽,自己再仔細的估算後也驚覺這個數字真的太囂張,於是又加了一個小時到八小時這才符合雙方都認同的預估(當然後來也發現這個數字也偏樂觀)。主辦人 Q 爸在賽前頒發了之前的進步獎還提及某位男性外籍朋友(猜測是來自蘇格蘭,因為賽後我有看到他穿蘇格蘭裙)已經參加了十屆且似乎頒給他一個紀念性質的獎項,之後依照慣例(因為看了之前的影片紀錄好像也都有)所有參賽者聚在一起拍了一張大合照後,六點準時出發!

不同於過往參加的賽事會有鳴槍起跑的儀式標註正式的起跑時間,六點過後大夥兒一陣吆喝後就從大直橋下陸陸續續起跑,沒有司儀的吶喊,沒有大會邀來的記者拍攝,兩旁沒有跑者親友的助威... 平靜地讓人有點不習慣,據說也是因為這樣的陽春才不被列入馬拉松普查賽事,但這又如何呢?畢竟會來跑環臺北 67K 的人看重的絕對不會是盛大的排場,而是期待一段比過往都長可以靜心聆聽內心獨白的時光。

IMAG6586.jpg

由於沒有一個明確的賽道加上參加的跑友並不多,由大直橋往南港展覽館這一段本來就算空曠的河濱跑起來跟平常假日與女王一起練跑的感覺並無二致,但對黑大來說還挺有新鮮感的(即便這一段其實在臺北馬已經跑過,但那天大家都在拼 PB 想必無心欣賞沿途景致),畢竟黑大住政大附近,這一段河濱又因為近來市府有派人特別用植栽美化確實非常吸睛。跑經彩虹橋附近時碰到路旁有人在喊加油,對方看到我時表情突然變了,似乎認出了我(當下心想應該是遇到粉絲),「你是忠孝哥嗎?我是麗娟跑班的同學,加油!」ㄜ... 原來是女王跑班的同學,害我白高興一下,最近女王變得比我還有知名度,更多人因為我是「陳麗娟的老公」才認識我的,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IMG_0496.jpg
(主辦單位安排專業攝影師幫跑友記錄英姿,由於參賽人數少找自己的照片比過往簡單許多)

環臺北路線高度圖.jpg

第一個檢查點(也是補給點)位在南港段末端水門出口處,距離起點雖遠但因為大部分跑者跑這樣的距離沒有補給其實都沒什麼問題,每個人都是臉上帶著微笑進檢查點,工作人員透過手機感應了我們手上的晶片後,還有另一個工作人員負責拍我們的正面照,剛開始我並沒有注意到工作人員這個舉動的用意,還以為是在幫我們每個跑友拍照留作紀念而已,直到進每個檢查點都有這樣的標準程序且發覺拍照的重點似乎是我們身上的號碼布,這才意識到應該是有其特殊目的(後來知道這是為了讓我們的成績可以通過正式認證)。檢查點的補給品其實稱不上豐富,但需要補充的水、運動飲料還有餅乾跟水果也都不一而足,也難怪有不少跑者前輩身上沒背補給也放心來跑。

出了水門往中央研究院跑的這一段已經進入市區道路,由於沒有大型賽事封路這種待遇,跑者得在人行道上以及交通號誌間穿梭,除了身上有別上號碼布之外,要不是好幾個跑友聚成一團一起跑,實在看不出來我們跟一般的行人有何區別,不過數群人分散在市區的街道疾奔頗像古代替日本幕府執行神秘任務的忍者,有種帥氣感... 沿著南深路前往位在山豬窟的第二個檢查點這一段我跟女王練跑時也有跑過並不感到陌生,但因為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很明顯的探頭出來,加上整個賽程最主要的爬坡就屬這一段,考量到這是一場長期抗戰的前奏而已,我跟黑大都選擇保留實力採邊跑邊走的策略來因應。

IMAG6588.jpg

第二個檢查點位在臺北市與新北市的交界處,也是整個賽程的最高點位置,補給的擺設一樣是走陽春路線,連續兩站的補給都大同小異也表示接下來不用期待會有什麼特別之處了。不過工作人員的親切服務也是一致的,讓人感到窩心。

429325.jpg
(不少人都在這邊拍照留念,我跟黑大也不免俗來張紀念照)

環臺北 67K 主要的賽道是以臺北市為主,而過了這個檢查點後則進入了新北市的地盤,由於過往都選擇在這裡折返,再往前的部分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體驗,新鮮感油然而生。跑往深坑沿途雖然都有叉路,主要幹道跟小路的分別倒是頗明顯,雖然黑大先前擔心迷路已經預先把路線存在手機且為了怕手機沒電甚至還背了顆行動電源在身上,所幸並沒有發揮的機會,我們很順利的跑到深坑市區,我也在路旁找了間超商解決了上廁所的問題,頓時身體變輕鬆不少,也比較敢喝自己背包裡的水,順便讓黑大初次體驗「吸膠」(吃能量膠)。途中經過深坑老街有看到幾個跑友就聚在老樹下吃點補給,時間尚早老街並沒有多少店家開店,本想找個有特色的地方拍照打個卡,但先前為了讓我上廁所已經耽誤黑大不少時間後來還是作罷。

IMAG6592.jpg

深坑往木柵的路寬敞許多沿途也沒什麼車輛,但為了安全我們還是盡量跑在人行道上。這一段路的景觀單調許多卻也有不少綠意(除了幾家資源回收場的雜亂壞了興致),到木柵焚化爐大門口時差不多完成了 25K 的路程,這在過去的全馬比賽已經準備進入下半場,但現在卻像是暖身 25K 才準備要跑一場全馬,內心的 OOXX 自然可想而知,最要命的是天空中看不到一絲雲,氣溫已經明顯上升,太陽公公擺明不想讓我們輕鬆跑這場賽事。

IMAG6595.jpg

IMAG6597.jpg

過了第三個檢查點後周遭的景觀變得豁然開朗,我們進入了木柵段的河濱步道。

IMAG6594.jpg

遙望對岸的捷運動物園站,有種很奇妙的感覺:過去來木柵動物園都是從南港搭捷運或公車走市區道路過來,但這回特別經由山路繞過深坑後從另一邊來,當然從地理位置來看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只不過從不同方向走卻能達到同個目的地就是有種奇妙的感覺。到了這裡變成是黑大如數家珍,這附近一直都是他平時練跑的區域,我除了好幾年前曾經參加過兩場動物園路跑之外(不過那時並非跑河濱),對於這附近的環境其實非常陌生,輪到我變成進入大觀園的劉姥姥,對眼前的一切充滿新鮮感。

IMAG6600.jpg

從木柵往新店方向跑,沿途看到遠方河邊一片黑壓壓,直覺認為這是嚴重污染,待我們跑更近一些後,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些黑點竟是一大群的吳郭魚!黑大指出這裡正好是排水口,想必是排水中的營養物質豐富讓這邊的藻類或水中生物大量繁殖才吸引魚群在這邊聚集覓食。不知是因為吳郭魚本來就是便宜的魚種,也或許是在這種地方生長的魚恐怕有衛生問題,周遭不見有人來抓也看不到有鳥來啄食,難怪出現這麼壯觀的景象。(有密集恐懼症的人應該會覺得可怕)

IMAG6598.jpg

第四個檢查點位於一壽橋下,我這個南港人還真是第一次聽聞一壽橋的名號,雖然不是一座讓人印象深刻的大橋,倒是提醒我這一趟環臺北的賽程正好就是循著臺北市跟新北市所連接的各座橋樑的巡禮,無奈自己後知後覺否則就應該從大直橋起跑後就沿著每座橋樑拍照來收集這一系列的照片才是。

跑了將近 30K 早已覺得右腳大拇指有壓迫太久產生的疼痛感,這時就不得不慶幸自己事先在轉換袋中(位於永福橋下的第五個檢查點有提供轉換服務)已經準備了ㄚ拖待命。雖然只剩下不到 7K 就可以換鞋但這時太陽威力驚人(真不懂前幾天都是陰雨為何偏偏這天竟是這種大晴天)總覺得這段距離比想像中還久,雖然中途還是能跟黑大說說笑笑,大拇指的疼痛感依然在右腳踏出每一步時不斷提醒我他想要呼吸自由的空氣。

好不容易總算撐到永福橋,沒想到竟又被女王跑班的另一個同學認出來(這圈子是有這麼小唷),不禁納悶這種機率怎麼會大成這樣,詢問後才知道女王跑班的某位同學也來參加這場賽事,這些同學特地來加油的緣故。一邊寒暄還吃了人家招待的櫻桃,一邊從轉換袋中拿出期待已久的ㄚ拖來換,本來賽前擔心自己在前半程會把補給吃掉大半,還精心準備了下半程的補給,怎知各補給站的補給品雖然項目少數量卻很多,反倒沒什麼機會吃自己的補給,既然前面半程各補給站距離比較遠都沒問題,後半程的檢查點間距短應該就更不需要,於是我趁這機會卸下身上的補給,只補充了約半公升的水。

1608970173496.jpg
(女王跑班同學為了驗明正身還幫我拍了照傳給女王確認身份)

IMAG6601.jpg

這個檢查點的補給品倒是比其他站點多了包子,只不過蒸包子有種獨特的氣味,當下我的身體狀況不知什麼原因讓我聞到這氣味就聯想到嘔吐(幸好我是男的可以排除害喜的可能...),為了避免接下來的路程有什麼意外狀況只好放棄。

IMAG6602.jpg
(永福橋旁的水管橋是讓人印象深刻的特殊建築,跑經過那麼多座橋樑倒是沒見過類似的設計)

我跟黑大在永福橋下休息比較久的時間,倒不是跑了 36K 很累的緣故,而是跑了 36K 後想到接下來還要再跑的距離不是一般全馬的 6K 而是差不多距離的 31K ,心覺得累... 這時氣溫絕對有 25℃ 以上,想要再繼續維持同樣速度跑都不容易,我們開始走走停停交替前進。黑大現在跑步也注重養生,心律只要達到 150次/分 就算是進入警戒值,一般人跑步心律要超過 150 並非難事,但以黑大已經超過一年維持月跑量 200K 的檻站來說,如果不拼更快的速度,六分速其實不需要拉高心律就能輕易辦到,但前提還是要氣溫配合,天氣只要一熱大多數跑者的心律都很容易被拉高,太陽直射更是有加成作用。

IMAG6603.jpg

跑到馬場町正好遇到腳踏車的租借站,這裡除了提供租借服務外也販售飲料跟冰品。雖說現在還是冬天但卻有秋老虎的樣子,水分的補充無虞但豔陽下卻衷心渴望來跟冰棒去去體內的暑氣,感謝黑大請了一支冰棒讓身心在此得到充分解放,我們兩人拿著冰棒邊吃邊找個涼快的地方休息,旁邊的小孩一臉稚嫩模樣對一身怪異裝扮的我們眼裡充滿好奇,真想給他衷心的建議:「以後長大千萬不要選這種天氣挑戰跑 67K 啊~ 」。吃完冰棒也不容耽擱太久,我們還得趕路呢... 看著不遠處有提供洗手台,決定出發前先去沖個涼順便把被冰棒滴到的手洗個乾淨,怎料靠近才發現一個歐巴桑帶著孫子竟然在這公用洗手台上幫隻紅貴賓洗澡!? 雖然天氣算是溫暖,太陽也正高掛,不過這水溫還是偏低,看著那隻可憐的小狗瑟瑟發抖想必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在我跟黑大用不耐煩的眼神狠盯著歐巴桑,歐巴桑總算識趣的讓我們先洗個手。

黑大平常寫程式很認真,寫部落格卻是走風趣路線,私底下聊天更是常有令人噴飯的驚人之語,跑離馬場町廣場後我們繼續談論這件事,想說這歐巴桑未免也太有客家精神,為了省些瓦斯跟水費,還把家裡的狗帶到那種地方洗澡,最後他一臉嚴肅的下了個結論:「那隻狗肯定不是她親生的!」 靠!這句話莫名戳中我的笑穴,況且跑步時聽到更是害我差點笑岔了氣。

大多數人對黑大的認識僅在於他是很強的電腦攻城獅,不過若有幸可以跟他邊跑邊聊而且不聊程式設計相關話題的話,你也絕對沒有無聊的機會。我跟黑大的年紀差異不多,小孩的年紀也相差不遠,且黑大的嗜好多樣對很多方面的知識都不只是略懂而已,所以我們邊跑、邊走、邊聊,聊小孩教養,談最近看的電影,論印象深刻的漫畫,偶爾也發發工作上的牢騷,其實算是跑得挺愜意的(撇開氣溫不談的話),不過跟黑大一起跑過這麼多場全馬,這次聊天我才知道他對養寵物有極高的興趣,而且還是想養貓!(沒有任何不敬之意,請貓奴見諒)腦海中出現絕對理性的黑大手上抱著愛貓一臉幸福洋溢的樣子... 心中不禁在這畫面前再打一個大叉叉!實在太不搭嘎了。

IMAG6604.jpg

跑至位在大稻埕碼頭第七個檢查點時,太陽幾乎就在我們頭上,身上的水已經無法解身體的渴,進了補給站後趕緊抓起一把這一路來最對我胃口的橘子嗑起來,不過旁邊有跑友的個人私補不斷誘惑著我們,看著人家不但有熱食可吃,最重要的是還有一大瓶可樂伺候,我跟黑大眼巴巴看著人家大口大口灌下可樂實在欣羨不已,但扭扭捏捏一陣後實在拉不下臉去跟人家要一杯來解饞。

IMAG6606.jpg

幸好!不遠處就有自動販賣機(感謝科技的進步),而且還支援各種支付工具,很快地我們就透過手機各買一瓶可樂來過過癮,不過要一口氣乾掉一瓶 600 ml 的可樂後再繼續跑步對身體確實有些殘忍,喝了幾口後我們就把剩下的可樂放進背包裡繼續我們的行程。跑一小段距離後我忽然想到小時候頑皮會把汽水劇烈搖晃後打開瓶蓋拿來狂噴同學玩伴,啊...我們現在背在身上跑不就等於做同樣的事?!我開始跑得提心吊膽,跟黑大提及這顧慮還被笑說我杞人憂天,當然也不是擔心可樂會爆炸,就怕瓶蓋撐不住讓裡面的可樂噴出來,到時一身黏搭搭肯定會跑得更難過,所以沒多久我就想辦法喝完剩下的可樂省去後顧之憂。(真的有點撐,應該買小瓶就好)

IMAG6607.jpg
(大稻埕碼頭不遠處的河岸非常寬廣,天氣好河水流速慢時拍照真是隨便拍都美)

IMAG6609.jpg
(過去根本不熟的重陽橋在連續跑過兩場全馬後變得很有親切感)

IMAG6611.jpg
 
跑了五十公里多進入第八個檢查點,前方的路通往社子島,對我這個在台北市生活已經超過四十年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說來也很妙明明就是臺北市的一部份但卻完全想不出有什麼需要去社子島的動機,平常練跑是從松山慈佑宮後的水門進入,由彩虹橋出發跑個比較長距離的練習目的地也總是選擇淡水,往社子島從來就不是我的選項。也多虧這次的賽事讓我得以一探社子島的神秘面紗。路面鋪得頗為平整且從柏油路面的色澤看來應該是短期內有重新鋪設過,道路不算寬廣但對於運動的人來說綽綽有餘。社子過去因為法規的限制而不能蓋比較高的大樓,也常因為颱風淹水問題造成居民遷出,這些先天不足的問題從右側的地景就不難發現其影響有多深遠,觸目所及都是低矮破舊的建築,偶爾有些不一樣的景象則是工廠之類用來堆置雜物的地方,如果不特別說明相信沒多少人可以單純從拍攝這裡的照片看出這竟然是臺北市的一隅。而左側卻不時出現欄杆跟休憩涼亭,推想是政府為了讓運動人口能將活動範圍延伸至此,特別建置了好幾座可供停歇且可欣賞河濱景致的建物,有些還沒完工,有些看似完工但設施卻還有未拆除的塑膠套,左右這一新一舊的強烈對比看在當地社子人眼裡不知是何感觸?

IMAG6614.jpg

IMAG6612.jpg

中午前讓人難受的日光此時因為雲層變多而稍微收斂,雖然此時體力已經明顯消耗許多,但氣溫降低些跑起來也變得較為舒服,原先進入社子島後比較單調的景致在接近社子島島頭公園後變得很不一樣,這裡是臺北兩大河川:淡水河及基隆河的交會處,遼闊的視野遠望還可以看到觀音山及著名地標關渡大橋、關渡宮,這才發現平常跑往淡水的路途中,以為對岸就全是新北市,原來是沒把社子島放在眼裡,真是失敬失敬。這裡也是第九個檢查點所在處,距離前一站頗近還蠻讓人訝異的,補給的大哥跟我們寒暄幾句後不忘鼓勵我們,是啊,就剩下 12K 了,看到眼前的美景真的想好好休息,但即便百般無奈也只能抬起雙腿繼續前行...

IMAG6619.jpg
(社子大橋的造型據說跟水鳥有關,近看也頗壯觀)

IMAG6622.jpg

繞過社子島過了洲美橋後的景觀就是我比較熟悉的路線,先前繞往淡水就是從洲美橋經過,不過有了這次經驗後未來也可以考慮改個路線看看社子角度的淡水河。把握機會在最後一個檢查點把這次賽事最美味的橘子吃過癮後,終於只要撐過這剩下的最後 5K 就完成這次的挑戰了! 這種距離平常練跑根本一塊小蛋糕,但在吃了 60 多 K 的大餐之後,這塊蛋糕還真有點難以下嚥... 我跟黑大跑走頻頻切換之際,很難不注意身旁總有個相同的背影,上圖中這位老大哥跑速雖慢,但只要我們切換成步兵模式後不久,他總能慢慢刷過,老大哥用比快走稍快的速度持續的跑著,身形雖顯單薄卻毅力驚人,我跟黑大受到激勵後就... 以不被趕上為目標 ,不然真是輸得太難看了。

IMAG6625-EFFECTS.jpg
(見到不遠處的大直橋表示這環臺北 67K 終於要劃下終點,此時已經下午三時許,再跑慢點還真是從日出跑到日落)

IMG_3203.jpg

剩下最後不到數百公尺,看看時間要 Sub 9 已經不可能,但似乎可以拼拼看不要破 9:10 的整數,黑大要我先衝衝看,沒想到跑了這麼久竟然還可以提速自己都感到意外。

成績證明.jpg
(不過照主辦單位的紀錄來看還是沒完成這目標)

IMAG6628.jpg

完跑後終於可以放心吃喝啦,補吃了在轉換點沒吃到的包子,現場還提供熱湯跟煮泡麵,跑步耗費的電解質在一碗湯麵內迅速獲得補充 XD ,不過依舊是很美味啦~

IMAG6629.jpg
(跟主辦人 Q 爸合照留念,下次要見到應該是等自己又想不開再挑一次 67K 吧)

IMAG6627.jpg

環跑臺北運動衫.jpg

這次完跑是我跑了四十五場馬拉松後初次沒有完跑獎牌的一場,不過跟完跑獎牌相比最讓我想擁有的還是這件帥氣又充滿紀念價值的完跑衣,況且這得取得完跑資格才能拿跟加購的特殊衣服,拿在手上已經滿滿的感動,穿在身上鐵定覺得自己全身散發著光 XD

賽前雖然沒懷疑過自己是否有跑完 67K 的實力,但沒真正跑過還是會擔心有意料不到的變數出現,尤其是全程背著補給跑這麼遠這麼久的疲勞更是我心中恐懼的最大源頭,感謝主辦單位在補給上的用心讓我後半程可以減輕些負擔,也要感謝老天爺願意在後半程給我們一個比較舒適的天氣,不然還真有落馬的可能。跑完這場 67K 之後,黑大的雄心壯志再度點燃,竟然提議要挑戰 100K ,餘悸猶存我可是連忙拒絕,不過也許再過一陣子還真的會想要試試看挑戰自己的極限呢!環臺北 67K 這場賽事的名額不多,且單看里程數就已經嚇退不少人,但若真的有充分的準備且也想體會用雙腳去看盡臺北的美,實在是場不容錯過的賽事。

 

 

    文章標籤

    馬拉松

    全站熱搜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