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7067.jpg

今年湯石受到轉投資大峽谷的股價持續低迷的影響,儘管本業表現其實不算太差,但最後計入業外投資帳面損失之後上半年的成績還真是難看,使得湯石自身的股價也一蹶不振。過往湯石每年都是手上持股第一家開股東會的公司,但今年由於五月遇到台灣疫情最嚴重的時節,原本都會在五月底開股東會的湯石難得延後到八月才開會,不過股息發放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影響,股東們應該早就都領到入帳的現金股利。

前幾年股東會都在外面租借場地,雖然空間很大但空調的聲音也吵,猜想是今年因為疫情的緣故在外面租借場地不易,難得把場地又拉回公司同棟大樓,不過一進入會場很輕易就看出這個場所原本的用途應該是倉庫,因為桌椅擺放位置的隔壁就是成堆紙箱堆疊起來的一堵牆。由於公司的所在位置離車站近多了,約莫提早半個小時抵達,見到闊別許久的詹協理把握機會問了公司的營運狀況,其實答案跟發言人王協理在法說會上提的差不多,不過這次倒是得到一個更為有參考性的數據資料:湯石出給客戶一整個貨櫃的產品大約價值在五百多萬,但現在因為缺櫃的緣故讓一個標準貨櫃的運費甚至已經傳出到兩萬美金的誇張程度,可以想見若客戶在這個時候提貨若不能把價格直接轉嫁出去,對其獲利將會有多大的影響,不過現實情況是終端需求確實上升客戶的訂單也下得很滿,但缺櫃問題一直無法緩解,今年度這問題對湯石的營收表現至關重大。

這次我並沒有特別準備什麼問題,主要還是公司舉辦線上法說會也才不過幾天前的事,想問的問題大概就那些。不過關於轉投資大峽谷我還是很想親口聽聽湯董事長的想法,畢竟湯石投資大峽谷也不是一兩年的事,而且持股比重也不算低,再加上大峽谷年報所揭露的資訊看來,湯石除了本身持有、子公司洪博投資買進,甚至連董事長夫人個人也名列前十大股東,最讓我想不透的就是沒多久前大峽谷股東會董事改選,以湯石直接、間接持有的股權比重已經超過 17% 這樣高的比重,竟然沒有爭取至少一席的董事席次,著實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加上湯石除了"透過其他綜合損益按公允價值衡量"也還有"透過損益按公允價值衡量"的大峽谷部位,所以大峽谷股價持續低迷的這半年湯石的獲利受到影響的程度不可謂不大,所以公司高層究竟怎麼看待大峽谷這筆投資呢?關於這部分湯董在股東會中的回應算是挺明確的,大峽谷就是純粹財務投資,只會就自身資源來協助並沒有想介入經營的打算。

至於另一個讓我在意的轉投資亞梭,有留意到湯石有增加了對亞梭傢俬的持股,而且這還有別於之前的亞梭貿易,所以這個增持的目的也成為我此次股東會問題的要點之一。關於這部分在會後我有特別再跟王協理聊到,也因此我才知道原來印象中一直都是製造銷售兒童成長家具的亞梭已經默默轉型多了針對 SOHO 族設計的辦公家具,而王協理也提到過去亞梭因為搭上經濟成長及人口增加的順風車,所以在營運上並沒有特別注重細節就很賺,但如今整個發展條件已經不若以往,過去的營運方式如果不改變恐怕會淹沒在時間的洪流中,湯石則憑著優異的管理跟對市場銷售的敏感度給予亞梭不同的發展建議,而這部分其實已經頗有進展,湯石增加持股的亞梭傢俬主要營運重點在台灣市場,湯石認為這部分未來會有不錯的成長潛力。

至於缺櫃的問題,老實說湯董並沒有明確有效的因應方式,即便我特別詢問是否有可能在東歐設廠來避免未來海運問題,湯董顯然不認同這樣的作法可行,不過倒是提到是有可能在泰國或越南設立另一個海外生產據點,但也僅止於評估階段,畢竟這還要考量整個產業聚落的支援,加上目前中國的泰騰跟中山廠產能顯然還沒到緊迫需要做如此打算的程度,可以想見塞港缺櫃這問題如果還是持續,儘管湯董明確提到在手訂單成長很多,但對於湯石今年的營收恐怕還是很難樂觀期待。

股東會中湯董提到 2022 年會專注本業,這說法究竟是將處分大峽谷的意思(其實大峽谷目前的股價也已經算到底了,再下跌影響湯石評價損益的影響也不會太大)或者會有其他發展方向,這恐怕就只有到時候才知道了。關於本次股東會的錄音各位可以到此處下載,若只想瞭解湯董對我提問的回覆,請直接跳至 30:42 的部分。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湯石 股東會
    全站熱搜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