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568  

首先感謝 Alex 再度順道載我一程,不然這一趟股東會恐怕我得很狼狽地參加。

原先就打算基於安全保守原則,儘管開會的場地在五股而已,我們七點開車從南港出發應該綽綽有餘,大不了我們兩個再找間小 7 來耗時間,後來證明這個決定還真是非常關鍵,不然我們還真的很有可能錯過這一場股東會,至少,選擇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從木柵出發的另一位約好要一起參加股東會的小李子就真的這樣無緣參加這場股東會。這場暴雨的恐怖在前一晚就讓我感到不安,而在五股某些路段出現大範圍積水的情況時,我們雖然比那些騎機車在水坑裡緩慢前進的騎士還好些,但真的很怕會在涉水的過程中車子就這麼拋錨。

我們總算也在開會前的半小時抵達會場,但只見到會議室內好幾個工作人員忙裡忙外,卻看不出這是等一下就要開股東會的地方,如果沒看到門口負責股務代理的券商工作人員已經準備就緒,我們恐怕會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記錯日期而提早一天到達。看到我們錯愕的表情,擔任司儀的工作人員很不好意思的告訴我們是因為天氣因素才讓他們會場佈置的進度嚴重落後,若非自己剛親身見識外面那種艱困的通勤條件,絕對會把這當成無稽的藉口。事實上,受到暴雨影響的可不只是佈置會場的工作人員而已,上面這張照片是司儀宣布股東會正式召開時拍攝的,除了董事長及另一位董事、監察人之外,其他人據說都還在趕來開會的路上......

宣布開會前我把自己印好的提問資料親自拿給陳董事長,而這些資料事實上我已經在前一天下午寄送給公司發言人,且也得到總經理室員工的回覆,所以我可以肯定公司相關人員應該有充足的時間替陳董事長準備回應的資料才是,但顯然陳董事長之前並沒有見過這些提問資料,因為在我回到座位上之後,陳董事長便往司儀那邊走去,彼此耳語了一下,司儀就好意提醒在場股東關於發言的議事規則,這舉動頓時讓我在心中對今天股東會能否有滿滿收穫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我的擔心絕對不是沒來由,因為從年報資料就可以輕易看出,振樺電是一家頗為典型的家族企業,公司的三巨頭是三兄弟,但公司經營運作的主要靈魂人物其實是身為弟弟的總經理跟研發副總,陳董事長算是兄弟基於長幼尊卑的倫理而擔任這職務,所以若真的只有陳董事長能回答我的問題,那肯定是不可能有什麼收穫才是,幸好我的擔心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在營業報告時兼任代理發言人的財務長楊素美小姐就發聲讓我知道那些提問的問題是有人在準備,頓時讓我心中的大石得以落下。

雖然財務長的回答大致上已經讓我感到滿意,不過總經理出現時其實股東會已經進入了尾聲,因此沒辦法聽到總經理的回答實在有些遺憾。感謝老天爺在散會後讓我注意到楊大哥的出現,基於過去的經驗,只要公司經營階層在股東會會後身邊有人圍繞,通常就能聽到更不一樣的資訊,因為這些人通常都是口袋比較深的中實戶或是財經記者,提問的問題都蠻有深度且切入要害的,所以儘管只是旁聽,也能得到一些很有用的訊息。

可惜當我跟 Alex 湊過去旁聽時,財務長就以要參與董事會為由請我們先離開(我是第一次遇到董事會是把股東會清場之後原地召開的情況),不過我們也因此有機會跟楊大哥多聊聊。這位楊大哥據說之前在券商承銷部任職,具有會計背景,如今已經是專業的投資人,家人持有振樺電的股票加總達兩百張,且是在振樺電 IPO 時就已經投資過,事後雖然有處分,但後來把握大環境不佳的時候又進場買進振樺電並持有數年至今,因此他對振樺電的瞭解跟深入程度對我來說絕對是寶藏級的,很高興他願意留聯絡資料給我,相信往後還有很多跟他請益的機會。

先前已經有網友於留言中提到振樺電的轉投資中 PBM 持續虧損的問題,楊大哥對此的看法與我當初的回覆相同,他也認為 PBM 以及其他轉投資比率幾近 100% 的子公司出現虧損並不是問題,因為合併報表的毛利率能夠維持在四成水準這點比較關鍵,至於獲利是由母公司賺錢或是子公司賺錢之後再由母公司認列,對股東來說其精神是一致的。楊大哥也透露了自己對於振樺電產品的觀察與求證,除了詢問公司發言人以外,還會透過網路瞭解振樺電產品在大陸的合作廠商狀況,而就他的觀察與後來財務長的說詞來看,我們一致認為年報中提到的 A 集團應該是新光三越,這樣的方式如果能夠普遍進而擴展振樺電產品的市佔率,其實也是不錯的銷售方式。

楊大哥特別提醒我們投資該注意的重點,就是投資能配出股息且配息率高的公司,因為只有現金是不能造假的,如果不能配出與盈餘相稱的現金股利,就不是值得長期投資的標的。或許對很多人來說這是老生常談,但大道至簡,投資股票會不會賺錢其實就這個關鍵。

此次股東會的提問清單以及全程錄音請點選這裡下載。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