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完太魯閣馬拉松之後第一天上班,莫名在辦公桌上看到一個奇怪的郵局包裹(畢竟我是一個跟網購無緣的人會感到訝異也是合理的),對於寄件人我完全沒概念,邊納悶著邊打開包裹,從裡面滑出了三包東西,定睛一看竟是號碼布及衣服... 等等,我記得 11/21 有一場延期的ㄚ拖馬,但這之間怎麼還會有賽事呢?打開一看才發現這竟也是一場延期的賽事-三重馬。

之前是有印象三重馬也因為新冠疫情而延後,但不知什麼原因我竟然沒把這場賽事記錄在我的行事曆上,也因為這場突然冒出來的賽事我竟然得面對跑馬這麼多年第一次挑戰的三連馬!話說我也不是第一次報名三重馬,去年其實也報過一場卻沒有跑,主要原因就跟第一場太魯閣馬拉松沒跑的原因差不多-貪生怕死。印象很深刻那場賽事前一晚出現大雷雨(三重馬慣常舉辦的時間是四月梅雨季),睡前我其實已經有點擔心隔天的賽事,凌晨起床後發現雨勢未歇且偶爾伴隨幾聲雷鳴,考量到三重馬是在河濱空曠的場地舉辦,雖然平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還是擔心雷公有失手的可能。在跟黑大還有 Gina "請假"之後就繼續回去補眠,沒想到那天六點比賽開始後雨勢就驟然變小,我這逃兵平白浪費了一次跑馬的機會跟...報名費,不過當初會報名三重馬就是因為黑大說這場賽事報名費相對便宜 CP 值頗高,況且我也可以趁這場把之前的晶片拿去退費 ,拉拉雜雜說了一堆結論就是...這次其實算是我第一次跑三重馬。

三重畢竟在台北,六點才開跑其實是有蠻充裕的時間準備,四點五十左右出門叫了計程車之後,這才發現怎麼跟司機表明自己要去的地方恐怕會是個問題,畢竟重陽橋下應該不是一個很明確的地點。趕緊上網找了一下官網對於交通的描述,看到幾個關鍵字「龍門路」「走到底」,單憑兩點就先請小黃司機送我到附近再說。

IMAG6427.jpg
雖然說也是在台北,沒想到我到了龍門路近堤防處下車後車資竟然就要 425 元,這可算是我至今花最多計程車資的一場賽事了,更糟糕的是在我以為過了上面這個天橋跨越河堤應該就是會場,結果看了地圖才知道我距離重陽橋竟還要步行 15 分鐘...(請別笑我,身為台北市民我對新北市真的不熟)

IMG_20201116_234057_397.jpg
(不過也多虧走這一段路才發現新北市的電塔基座原來還蠻有意思的)

IMAG6438.jpg
IMAG6441.jpg

這場賽事果然秉持黑大對於小而美賽事的堅持,現場估算不過數百人而已,也沒看到有什麼贊助單位來擺攤,舞台還是很台的變形金剛所構成,不過很多跑友似乎對這場賽事的認知就是如此,並沒看到有誰對這麼陽春的會場佈置露出不滿的神情,反而比較像是好久不見的跑友一年一度聚會的重要賽事。

IMAG6442.jpg
天色由暗轉亮後總算看到重陽橋的美。跟黑大還有 Gina 原班人馬再次挑戰一次三重馬,不過畢竟我才是第一次參加,眼前的景色只有我覺得新鮮才會一直拍照。

IMAG6443.jpg
從起跑點等著出發的跑友們身後望去可輕易看出這場比賽的規模,"小"已經是毋庸置疑,那黑大說的"美"不知道可以從哪看到,真是令人迫不及待。

IMAG6444.jpg

IMAG6445.jpg

起跑後不久路線就從河岸轉往堤防,而身旁就是淡水河以及淡水河邊常見的紅樹林景觀。說也奇怪,我跟咱家女王也跑過幾次淡水河沿岸,但因為都是從南港往淡水出發,所以每次跑的其實都是淡水河的右岸,既然是在右岸跑能看到的景色自然就是左岸了,印象中淡水河左岸的景色僅還過得去而已,如今置身淡水河左岸往對岸望去竟然覺得景色異常優美,難道只是因為新鮮感的緣故嗎?不過往左邊看去確實就是單調的景觀,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廠房,難怪之前在右岸跑都不覺得淡水河這一段有多美。

IMAG6446.jpg
IMAG6447.jpg

經過洲子尾進入五股之後,景色又變得更美了,突然間我大概可以理解為何淡水河左岸為何會比右岸漂亮的原因,因為淡水河在五股濕地這邊淤積比較明顯,所以沿岸會有比較大片的綠地景觀,看起來就很賞心悅目。我想黑大說這場賽事小而美的"美"應該就是指這個吧?

IMAG6448.jpg
青青草地搭配遠方紅色圓拱造型的關渡橋隨便拍都很漂亮。

 

IMAG6450.jpg

過了關渡橋進入八里後距離折返點媽媽嘴就不算遠了,不過這時左邊除了住宅外還有一些船塢,旁邊也可以看到停了幾艘比較小型的遊艇。比較讓跑友困擾的應該是船塢傳來的一陣特殊氣味,推測是維修保養所採用的一些化學品散發出來的緣故,雖然氣味不算濃還是讓人不自覺想憋氣快速通過。

IMAG6451.jpg
因為三重馬的收費相對便宜而且沒有其他的贊助廠商,再加上又不是在中南部鄉鎮會有熱情鄉親提供私補,對於這場賽事的補給我其實沒有太大的期待,正所謂「不期不待沒有傷害」,實際上看到補給品時反而有點驚訝,確實比我預期中好多了,只不過也沒出現什麼特色美食就是了。

IMAG6457.jpg
IMAG6458.jpg
三重馬的全馬實際上就是兩趟半馬,而到了折返點也僅代表賽事僅進行了 1/4 而已,同時這也代表剛剛沿路的景致還要再欣賞三次... 由於是六點起跑加上又是秋冬時節,不錯的天氣在八點前氣溫還是可人的,我跟黑大還有 Gina 三人沿路邊跑邊拍照倒也還算愜意。但第一趟回到起跑點前太陽逐漸露臉氣溫很明顯已上升不少,而平常忙著加班沒有什麼時間練跑的 Gina 此時已經落後我們一段距離,本來我跟黑大基於同袍情誼之前都刻意跑慢點等她,但 Gina 顯然要跟上我們已經變得有些吃力,考慮到她的個性是屬於會硬撐的類型,於是我們兩人決定放她一馬,就不再刻意放慢速度等她了。

回到起跑點折返跑第二趟的心情已經跟第一趟有很顯著的不同,除了景色要看第三次的無聊感油然而生,高溫跑步的厭世感也一併湧現,尤其是跑在蘆洲的堤防上完全沒有遮蔽物的時候,雖說還是有些風吹來但也僅有少少的幫助而已。

IMAG6453.jpg
眼前這位老兄有備而來,在風阻以及陽光直曬的取捨之間已經做出了明智的抉擇(當下其實好想說:「 大哥,能否一起乘個涼?」)

 

IMAG6456.jpg
太陽高掛後同一地的景色在陽光襯托下顏色變得更加飽和,但這種優點對於跑步一點幫助都沒有啊~

總之跑第二趟的心情完全是另一種版本,體能的衰退也讓我跟黑大對於距離的判斷能力出現異常:在接近折返點處有一個補給站,我跟黑大快經過時達成先不補給等折返後再吃的共識,怎料我們過了補給站後總覺得折返點是否被偷偷往後移了一兩公里遠,明明就跑了好一段距離卻遲遲不見折返點出現,待我們真的折返回到該補給站後不免一頓猛吃,完全是判斷錯誤啊!不過折返後沒多久有看到 Gina 的身影,倒沒想到她的狀況比我們預期的好很多。

1605479429526.jpg

在快回到終點前 4 K 左右處我也明顯跟不上黑大的腳步,同樣的默契我也被海放了,一個人跑心理負擔是有比較小些,只是對於自己明明跑量也不算少還跑成這副狼狽樣頗難過。跑經過終點時(感謝黑大幫忙拍照)難免又是一個「幹!終於跑完了」的心情。

IMAG6462.jpg
成績竟比我跑太魯閣馬還糟糕,是說右上角這溫度會不會太欺騙社會呢? 第二趟的氣溫絕對超過 25℃ 更別說太陽直曬體感溫度是多少了。

IMAG6460.jpg
賽事報名費雖然相對便宜,完賽獎牌的設計倒也不含糊,既然這賽事是從重陽橋跑到關渡大橋,主辦單位其實可以考慮下次也把關渡大橋放進獎牌圖樣裡。

三重馬有個挺有意思的傳統:只要是女跑者完跑後不論成績都能拿到一面「優勝」的錦旗,去年 Gina 也因為這個原因領了一面,不過這次很不一樣,儘管回到終點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五個半小時,以成績來看竟還是分組第一名!所以這次領到的可不是優勝而已,而是名符其實的「冠軍」!我跟黑大慫恿 Gina 拿著這冠軍錦旗上舞台拍個照紀念,不過在強烈自尊心的驅使下她打死也不願意,我們也只好作罷。

417062.jpg
最後是由黑大上台拍了這張紀念照,身為馬拉松的男性跑友要拿這面錦旗難度可是比女性跑友高了好幾十倍,可以理解黑大想要滿足一下的心情。

也許是連馬的緣故,也許是天氣太好的緣故,也許是補給不夠澎派的緣故...這場賽事的成績讓我受到不小打擊,不過跑馬成績本來就是各種變數綜合的結果,就算心有不甘也只需要寄望下一場比賽就好,實在沒必要太過糾結。三重馬我還是推薦給沒跑過淡水河左岸的跑友,不過也慶幸這場因為疫情延後到十一月舉辦,不然如期在四月開跑的話,受到天氣打擊的機會應該是更大吧?

    文章標籤

    馬拉松

    全站熱搜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