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過去我一直強調的,跑馬有淡旺季之分,而最主要的決定因子不是季節而是氣溫,就算台灣最熱的時間發生在暑假前後,但四月之後的氣溫即便是練跑也常讓我提不起勁,更別說是參加一場全馬了。當然,若是幾個同事提議一起揪團報名,在擔心面子掛不住的情況下,就不小心...破例了。

正常的馬拉松賽事都是一大早就起跑,在不正常的時段辦的賽事自然就得選不正常的晚上才好跑。個人感覺夜跑近年來場次是有增加的趨勢,不過號稱是夜跑,考量到一場全馬若是給一般民眾參加,至少得要花六個小時的時間才能關門,完跑後的跑者疏散跟相關工作人員的善後所需要的時間也不能忽略,如此推斷至少得在晚上十點半結束,以此往前推六個小時就是四點半要起跑,五月時節下午四點半?拜託!這哪能叫夜跑啊?這個時間點不就是在整個路面被太陽烤得最透的時候嗎?

既然都報名了,哭天喊地也是枉然,往好處想這也不是我第一次參加夜跑,想當初我還參加九月的光橋夜跑,條件絕對比這一次還要嚴苛,五月雖然天氣轉熱,但端午節前天氣變化頗大,運氣好也許能碰到陰涼的時段,無奈... 我就是運氣差啊~

起跑時間下午四點半,我三點出門搭捷運,天氣晴;出了行天宮站轉搭大會接駁車,天氣晴;約末十分鐘後就抵達會場附近的水門,下車後看看天空似乎有比較多雲層,心情頓時輕鬆不少,起碼不是讓人絕望的大太陽。「這一趟也許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煎熬」。

IMAG2044.jpg
(我蠻愛拍其他跑者的背影,不知為何總給我一種從容赴義夾雜灑脫跟惆悵的感覺)

IMAG2047.jpg
(大會會場靠近濱江街的水門)

IMAG2050.jpg
大佳河濱公園常舉辦活動,自己練跑也經過幾次,但我倒是因這次參賽才有機會近距離觀察這個大帳棚。

IMAG2049.jpg
抵達會場時已經是四點多,沒太多時間可以耽擱,趕緊換好衣服前往寄物。

IMAG2052.jpg
如果是來這邊散步路過,看到眼前這種綠意盎然還有噴泉的景象應該是頗愜意的,偏偏...

IMAG2056.jpg
這次賽事包含三種里程,全馬(兩圈)、半馬(一圈)跟 11K,而起跑時間則依序是四點半、五點半跟六點半,也正因為起跑時間有錯開,開賽前人潮並不算多。天氣其實已經比我預期的還舒服,但四點半時的氣溫對於跑馬來說還是偏高的,朋友中我跟黑大是唯二跑全馬,其他跑半馬跟 11K 的朋友都還在路上甚至還沒從家裡出發,除了一位沒有參賽的朋友特地前來加油幫我們拍照留念,整個過程中就只有我跟黑大兩人"相依為命",之所以講得這麼可憐就容我後面再敘。

20180519.jpg
整場賽事先往北跑向百齡橋,折返後向南到麥帥一橋再折返,過了起點就算一趟,而全馬就是重複這一圈兩次。儘管氣溫不算宜人,但在前面十公里我自認速度還維持得不錯,至少還有六分速的水準,而賽事對於里程的計算頗為精確,我跟黑大兩人的 GPS 錶顯示的里程數跟大會所公布的差異不大,這在所參加的賽事中算是很難得的。

IMAG2057.jpg
另外不得不提這一場賽事的補給,除了標配的水、運動飲料、鹽跟香蕉,還有多啦 A 夢小蛋糕、洋芋片、捲壽司、糖漬檸檬片(我印象最深刻,超好吃)跟冰涼消暑的西瓜,為了維持西瓜的清涼感,整桌除了西瓜就是冰塊,跑者在這一站幾乎都會停下來光顧一番。

不過也不知是不是我這天突然對西瓜過敏,吃完西瓜後沒多久身體就開始出現一點狀況,最特別的就是在上麥帥橋準備折返時,運動錶上的心律突然出現 180 下 / 分的情況,過去我只有在練跑時想拼一下個人記錄的衝刺階段才會有這麼高的心律,且通常會伴隨呼吸急促甚至有點難受的情況,但這次卻不知什麼原因(身體也沒有任何難過的反應,只有點冒冷汗的症狀)竟然就飆高到這水準。由於黑大累積多場跑馬經驗(他跑馬的場次可是我的兩倍)相信心律維持在一定水準以下就不容易爆掉,知道我的心律突然提高後,就算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然(他後來促狹地說我是吃到倒吊子西瓜),還是建議我先停下來走一段路緩和一下,這大約是在 15K 所發生的事...

雖然發生一點插曲讓我們的速度慢了下來,不過完成第一圈所花的時間也僅比 2 小時再多一些,不料卻在 25K 的時候,我的左大腿內側那個老地方竟然就開始抽痛了!其實跑了這麼多場全馬,這個老症頭偶爾會在我為了爭取好一點成績的時候發作,但過去的經驗大多是在 30K 甚至 35K 之後,且偶爾抽痛意思意思幾下,這次卻是從 25K 之後就開始密集性的發作,搞得我跑跑停停,一路相隨的黑大也因此受到我的拖累而無法有好成績。

IMAG2058.jpg
接近七點天色終於暗了,說是夜跑也比較像一回事,基隆河沿岸的景致被周遭建築各色燈光裝飾得更美,但這些對我抽痛的左大腿一點幫助都沒有啊!好幾次我都叫黑大別管我,不要因為我而耽誤了他的"大好前程"(實際上是因為他在身邊而我們一直當步兵讓我壓力也很大)但患難見真情啊~ 我們就這樣跑跑走走"互相扶持"直到終點,整個過程花了快五小時廿分(黑大說為了慶祝五二〇,至少也得在五小時廿分前完成) ,過程中我幾度完全提不起勁,一心只想慢慢走到終點,腦海裡盡是滿滿的厭世感,但又對自己有這樣的念頭深惡痛絕,可見我跑這場馬有多少內心戲可以演。

IMAG2060.jpg
就在快十點黑大跟我終於通過了終點線,畢竟已經比我們原先預期的時間晚了快一小時,跑半馬的朋友早已不耐久候先行離開,現場也因為其他兩場的參賽跑者大多已經離開顯得頗為冷清。我們領了完跑禮(跟豐富的補給相比,這完跑禮是單薄些)稍做休息之後就趕緊往接駁車所在移動,深怕回到家時已經太晚了,說不定連宵夜都沒得吃。

 

IMAG2068.jpg

IMAG2069.jpg
隔天才發現帶回來的完跑禮中竟然有"金牌"!? 參加這麼多場賽事倒是第一次遇到除了完跑獎牌之外還有完跑紀念幣,只是不知道背面這隻狗的圖案有什麼特別意義。

IMAG2061.jpg
完跑獎牌以縐折來表現星光的光芒,設計得很有特色。

IMAG2070.jpg
當時拿到這成績證明我嚇了一跳,當然不是起跑溫濕度的緣故,這個我在跑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也不是自己的成績怎麼會那麼爛,這個在我左大腿抽痛時也預期到了;讓我驚訝的是大會名次,沒想到跑得這麼爛還能贏過半數以上的參賽者,可見大多數的跑者對這樣的氣溫有多沒輒。

這一場賽事單純就軟硬體部分來評價的話,我願意給八十這樣的高分,而且主辦單位還給不同里程的參賽者不同的發光手環,在黑夜裡這樣的貼心考慮的確對跑者的安全有加分作用,另一個附帶效益就是望向對岸時一整排光點起伏,還蠻像是一群螢火蟲在飛舞。偏偏就是氣溫真的太高了,入夜後雖然溫度降了些,無風的時候跑起來還是感到不舒服。不過這也沒什麼好抱怨,畢竟決定報名的當下就已經註定這樣的可能性,甘願做,歡喜受吧! 第一次光橋夜跑距離這次星光馬隔了快四年,下次要多久才會忘記這種不愉快再報名夜跑呢? 我實在沒把握...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