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22.JPG  
(照片中坐第一排由左至右依序為陳明男處長,吳國禎副總,鍾樂民董事長,王茂根總經理)

這是我第二次參加中碳股東會,去年雖然曾建議公司把股東會的開會時間後延,不過這建議顯然沒被採用,所以還是得特別選最早到左營的那班高鐵趕赴高雄,不過今年提早訂票有早鳥優惠,倒是讓荷包少受點傷。前一天大學同學胖達出乎意料打電話給我,決定將他的股東會處女秀獻給中碳,所以我們還特地約好了搭同一班車,只是我在台北上車,而他是在台中罷了。

跟去年一樣的到達時間,自然還是一樣緊湊的行程,偏偏高捷發車的時間不若台北捷運那般密集,趕時間的心情使得等待更顯得漫長,幸好從左營站出發到三多商圈站其實只有八站,不到廿分鐘就到達了,跟去年的夥伴師誠約在捷運出口碰面後,我一邊走一邊介紹師誠跟胖達彼此認識,就怕耽誤了開會的時間。沒想到時間還真耽誤到了,罪魁禍首竟是報到處出狀況的印表機,進到會場時司儀正好宣布股東會召開,我們急忙找前面的位置坐下,手忙腳亂之下我趕緊把手機拿出來錄音,雖然出場顯得有點狼狽,不過還是沒忘了把準備要提問的問題清單交給吳副總,雖然之前與吳副總只有一面之緣,但後續幾通表明過身分的電話提問,彼此之間還是有比較熟悉些,吳副總收下問題清單並向我點頭致意。

DSC06902.JPG  
(雖是老經驗,但上台發言還是會緊張)

鍾董事長一開始就把話講得很明確,希望承認事項能順利通過,有任何問題絕對會在臨時動議階段讓大家暢所欲言。等到司儀宣布臨時動議時,我本以為我會是第一個舉手的人,沒想到竟然有人比我還快,我也只好搶當第二個,因為後續還有兩位股東也提出了他們的問題,有趣的是我們這些提問的人都是從台北跟台中來的,這些提問都挺有深度的,可見都是不想空手而歸的股東。去年講話挺激動又大嗓門的葉姓股東這次沒有出席,倒是坐在我們身後兩個中年股東幾乎整個會議都在閒聊,聲音之吵要讓我們選擇忽略都難,恐怕對這次會議錄音的品質會有些干擾,真後悔那時候沒叫他們閉嘴。

會議進行到約莫十點半即告一段落,大部分的股東應該是回家或者繼續觀光的行程,而我則因為早先的另一個安排有了與其他股東很不一樣的行程。五月底的時候我試探性地打了一通電話給吳副總,想知道若在股東會結束後去參觀一下工廠是否可行,當下吳副總並沒有一口答應,但也沒有回絕,只回答我因為工廠的部分他並無權決定,但會幫我詢問是否可行,因為是周五下午打的電話,經過一個周末之後,我也沒把握會有讓人興奮的回覆,直到周一上班接到陳處長打來的電話,竟然是個肯定的答案,著實讓我感到高興不已,所以我跟師誠以及胖達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參觀中碳的工廠啦!

在跟陳處長詢問參觀的一些細節時,正巧在股東會中最後一個提問的張先生也聽到了,他很有興趣的問是否能跟我們同行,然後我們這一行四人就浩浩蕩蕩往中鋼出發啦~由於一開始沒有搞清楚與我們接洽的方明達廠長會在何處與我們接應,也因此我們先是到中鋼廠區的北門,然後又到東門最後則到了南門,雖然走了些冤枉路,不過倒也因此讓我們見識到原來中鋼幅員有這麼廣闊,而沿路上還看到春源、盛餘這些鋼鐵相關的上市公司,還有中石化跟明安也在這邊有工廠設立,即便是身為當地人的師誠,平常也是很少有機會到這裡見識見識。

方明達廠長在南門等待我們,寒暄之後便領著我們到廠區的各地區參觀並在沿途詳加說明。方廠長是個很健談的人,加上本是研發出身,之後又負責第一線生產製造的任務,幾乎所有我們的提問只要不涉及公司太過敏感的部分,幾乎都能得到120%以上的回答,而我也在此行終於解了兩個在我心中存在許久的問題:去瓶頸為什麼這麼神奇,總是能在之後提升產能,以及何以中碳需要年年歲修且選擇在十一月這個時候。去瓶頸工程其實就是檢視每個生產環節,透過改善設備的功率或效率甚至更換更新的設備來增加整體產能,而歲修是政府規定每年必須安排的行程,選在十一月則是這個時間點氣溫比較怡人,因為工作人員可能需要進入設備理維護保養,天氣太熱的話,肯定吃不消。

DSC06905.JPG
(綠色布幔下就是中碳產品之一的精萘)

我們的參觀行程剛開始就聞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原來身旁一個個綠色布幔包覆的東西正是精萘,難怪忽然間有置身廁所的錯覺。而整個廠房的設備跟管線簡直是錯綜複雜,有的設備看來就像是蓄勢待發的太空火箭,甚是壯觀。整個廠區看不到什麼工作人員,幾乎都是自動化的生產,原本以為中碳生產的大多是跟石化原料有關,所以空氣中應該會有難聞的氣味,但事實卻非如此,只能聞到些微有機溶劑的氣味,顯見公司在污染物逸散的控制上做得不錯,逛完廠區之後方廠長還跟我們在樹蔭下聊了好一陣子,當然聊的內容都圍繞在中碳的業務上,而好些公司過去草創的辛酸故事,還有公司在研發上的經歷跟考量也都在方廠長的說明之下讓我們四人對中碳未來的發展更是深具信心。

IMG_0025.JPG
(與胖達的合照)

IMG_0026.JPG  
(與師誠的合照)

參觀完中碳工廠之後,我們跟張先生告別並享用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師誠推薦的"龍袍湯包"),接著就是我來高雄另一個重要的行程:跟"謝永盈"先生喝下午茶,雖然因為受限於已經買了高鐵來回票必須趕在四點半回台北,但短短的一個半小時時間,謝先生簡單卻成效顯著的投資哲學倒也讓我們這幾個後輩有醍醐灌頂之感,這趟高雄行真是收穫滿滿啊!

(網友如果有興趣,可以下載股東會的完整錄音及提問的問題內容,錄音部分請用 QuickTime 開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CH

孝話一籮筐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讚!
  • 訪客
  • "謝永盈" 先生的作法與成果,可說"八成"是運氣使然
    照著作基本上可以穩健獲利,這點是可以肯定的,但
    是若也希望同樣在10年內用相同的本金,獲取相同的
    年度高股利,這真的要靠祖上積德,等緣分了.........

    『謝先生簡單卻成效顯著的投資哲學』這段話若改成
    『謝先生簡單卻成效穩健的投資哲學』或許更為實在
  • 說是運氣我是不完全認同,但不否認有這種成分存在。

    「穩健」是個很特別的用詞。定存一億,每年領 100 萬的利息,跟每年大約都能領 100 萬的股息,以結果來看,都是穩健。但若後者要付出的代價,只有區區五百萬,這就不是穩健一詞可以適切表達的囉。

    葛洛斯說未來 (但這是過去說的...)會是「新常態」,以往高獲利的投資報酬率將不復存在,但回顧過去一百年,各國股市大起大落的特性一直存在,所以這樣的說法是否真能成立,恐怕也沒人敢打包票。無論如何,在跳樓大拍賣的時候多買一點,只要獲利有回升的時候,往後應該都會有不錯的報酬才是。

    LCH 於 2011/06/20 14:48 回覆

  • 梅干扣肉
  • 怎上台發言那張的角度看起來還有點像郭董~~~XD!!
  • ㄟ.... 你這應該算是在恭維吧?

    LCH 於 2011/06/22 06:13 回覆

  • iverboy
  • 中碳廠房看起來就在中鋼裡面
    中鋼還出地給中碳
    不過我在中龍廠區裡還沒看到中碳的廠房
    味道比較難聞的在煉焦廠~
    中碳算是下游了~
    拿中鋼煤化學廠處理完後的原料再加工
    事實上中鋼完全可以自己做~中碳算賺過水錢
  • 中碳本質上就是中鋼一個處理煉焦副產品的單位,只是這本來是個沒啥搞頭又辛苦的工作,中碳成立之初也是經過好一陣子的慘澹期,多虧經營團隊的努力才有今天的局面,所以「中鋼完全可可以自己做」這說法實在是抹煞經營團隊辛勤努力的這個關鍵。

    LCH 於 2011/06/28 12:14 回覆

  • iverboy
  • 副產品工廠因該就是煤化學工廠了~這個廠非常辛苦
    我的意思是指中鋼是有能力自己做~中碳確實是很努力的公司沒有錯
    我本身在煉焦廠和副產品工廠工作~所以很了解這邊的辛苦~
    可能我表達上有問題~實在很抱歉
  • 原來你是在中鋼服務啊? 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你該不會是我那個國中隔壁班的同學吧? ^ ^a

    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分享一下這個領域的一些看法跟心得呢?

    LCH 於 2011/06/28 12:41 回覆

  • iverboy
  • L大~我是我高雄人~因該不太可能是你同學啦..^^
    我是做製程自動化部份~所以大都是處理現場人員需求~讓他們更方操作~
    品質更好~
    明年煉焦爐會再起來一座,所以中碳明年產量會更好~
    不過鋼鐵業下半年景氣不是很理想...>__<
  • 聽中碳方廠長說他們那邊挺需要人才的,你要不要毛遂自薦啊?

    LCH 於 2011/06/28 13:02 回覆

  • iverboy
  • 要進中碳~很難很難~方廠長因該是講客氣話...
  • 訪客
  • iverboy做製程自動化部份,又能在副產品 煉焦 趴趴走,
    應該是 儀電人員吧!!你 老辛苦了
  • 大家都是台灣經濟奇蹟幕後的無名英雄。

    啊~~~ 福氣啦!

    LCH 於 2011/08/17 08:39 回覆

  • 老柯
  • 能認真做研究..對投資有許多幫助..
    比起許多人光看數字跳動..
    增加許多成功機會..

    說謝先生運氣好是很多人的想法..
    連我老爸也說我是運氣好..
    其實深入研究跟有自己的想法更重要..
  • 對於默默努力的人來說,成績跟努力程度是否有正相關應該是自己心知肚明的,但旁人不見得能體會這箇中滋味。

    LCH 於 2011/08/17 13:57 回覆

  • lot1983
  • 小弟想請教忠孝兄一個問題@@
    就是如果中鋼因為最近接單不足進行減產~對中碳的煤焦油和粗輕油的投入量是否會有影響??還是說為了維持高爐的運作必須要足夠的焦碳~~~所以這些副產品的產量並不會因此減少呢??
    謝謝~
  • 以下是詢問代理發言人得到的答覆:
    中鋼減產是有影響,因為如此中鋼會改用弱冶金煤來煉焦,而這會導致焦碳產出減少,不過煤焦油跟粗輕油的產量反而會增加一些,只是煤焦油跟粗輕油的品質會比較差。

    2008年時,中鋼曾暫停一座高爐,只剩三座高爐運轉,當時對中碳原料的供應影響並不大,而目前的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弱冶金煤的成本會比較低,但目前國際原物料報價(例如苯的價格)也走跌,而這對公司的獲利會有比較大的影響。

    LCH 於 2011/11/22 16:19 回覆

  • lot1983
  • 感謝忠孝大如此有效率的幫小弟解惑^^
    想再請教忠孝大幾個問題:

    1.弱冶金煤製成的焦碳是不是在高爐內的發熱效率較差,在減產時藉此維持高爐的溫度和運作,所以光就中碳三樣投入的的總量可能並不受太大影響,只是品質降低了?
    2.那如果當一座高爐的減產程度從20%提高到50%時,是否就會產生較大的影響呢?還是說煉焦爐和高爐一樣要一直維持運作製造焦碳,不能說停就停?
    3.2008年時中鋼一座高爐歲休為什麼對中碳投入量也沒有影響呢?是因為高爐歲休時煉焦爐未必要歲休嗎?又或是之前有庫存呢?不知明年底中鋼四號高爐歲休4個月是否也對產出沒有影響呢?
    4.中碳和中鋼購料的合約~之前聽法說會影片好像有提到是一季談一次價錢?因為看新聞好像寫的都不太一樣@@那如果原物料領先下跌~~~但合約價就要落後一季才能下調嗎?

    謝謝~
  • 您這問題真是越問越深,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有「弱冶金煤」這個東西。代理發言人說弱冶金煤會讓煉焦時間拉長,所以效率應該是比較低沒錯。

    與中鋼供應原料合約的部分,我記得是由中鋼的原料採購成本依照公式來計算的,所以應該是沒有時間落差的問題,只是我沒把握事實真是如此,所以看來連同其他問題,我得搬救兵了。

    LCH 於 2011/11/22 17:11 回覆

  • lot1983
  • 哈~真不好意思
    因為小弟最近想趁亂加入中碳小股東
    發現這幾年,不管發生什麼事情
    中碳每一年的投入量竟然都差不多
    不會變少~但又找不到原因
    只好跟中碳專家 忠孝兄求救了@@

    難道是中鋼對中碳基於兄弟道義
    即使鋼鐵減產或停爐~煉焦爐也是一樣火力全開供應中碳??
  • 我已經寫信給中碳發言人吳國禎副總,請耐心靜候消息

    LCH 於 2011/11/22 17:34 回覆

  • 小豬
  • 忠孝大你好,小弟也算長期股東,也想請教你一些問題:
    1.有新聞說明年2月能開出電池負極材料年產能2400噸新產能,屆時總體年產能合計5000噸,此新聞是否屬實。
    2.同上5000頓電池負極材料產能不可謂不大,後續產品去化有問題嗎?
    3.9/16法說會資料說,瀝青基碳纖維前驅體規畫70L前驅體試驗設備,並洽大陸某碳纖維廠商進行試用,能否說明今明兩年的出貨計畫。
    4.明年Q3中龍2階焦爐的投產,對於中碳的煤焦油製程是否有瓶頸壓力。

    最後我認為中碳持續努力的擺脫景氣循環類股,調整高價產品的比重,唯有
    將低價的軟瀝青提高轉化成高價產品的比重,才能建立起市場區隔。
  • 代理發言人吳明偉先生答覆如下:

    1. 此新聞報導屬實,到時候的總產能的確可以達到年產 5,000 噸。

    2. 先前與客戶訂的合約只有供應量,而沒有明訂價格,目前很多電池業者透過回收電極棒廢料來替代天然石墨,這些較為劣質的替代品價格都不高,礙於市況不佳,所以公司有做好調整價格來因應現況的準備。

    3. 今年有銷售廿噸碳纖維原絲原料至日本,而年底將有一座生產碳纖維原料的實驗工廠出來,讓大陸業者製成碳纖維。(Sorry, 沒問到實際出貨計畫,不過既然還是實驗工廠階段,產量應該還不會太大。另外,碳纖維原絲原料跟碳纖維原料不同,是更前面一個階段的產品,中碳的實驗工廠應該是想進階到跟日本廠商一樣的層級)

    4. 目前中碳輕油廠的產能已經擴建並去瓶頸到可以處理 12 萬噸的產能,而中鋼的六座高爐的總產能頂多提供到 9 萬噸。

    就我自己的認知,中碳已經不算是景氣循環股,產品去化應該不成問題,且高毛利的產品也在陸續開發中,長期持有也可以放心。

    LCH 於 2011/12/07 16:47 回覆

  • 小豬
  • 忠孝大真不是蓋的,中碳專家當之無愧,前面問題中,6座高爐煤焦油年產量
    應可到達24萬噸,中碳的煤焦油蒸餾工廠,初餾及蒸餾製程最大處理能力能
    否100% cover哪?
  • 煉焦產生的煤焦油跟輕油產量的比例約為 3 : 1,既然輕油處理產能已經提高到可以超過實際六座高爐的產能的三成,應該沒理由在煤焦油的處理產能會有不能完全 cover 的情況才是。

    以上是常理推估,如果還不放心,我倒是可以寫 email 問問。

    LCH 於 2011/12/08 18: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