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兩個多月就是五都選舉,而台灣每逢選舉必有的政治戲碼當然是不會缺席。正巧這選舉的時間又適逢台北市舉辦花卉博覽會,所以很神奇的事發生了:原先應該要在第一時間幫市民控管預算的市議員在花博即將開幕前才紛紛跳出來爆料說花博有問題,這其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當屬一株20元的空心菜。

貴森森的空心菜.jpg 

雖然對於空心菜的報價究竟是一株還是一盆,議員與副市長說法差異極大,但是用個別蔬菜花卉的報價來下結論說這是重大弊案,真的恰當嗎?

在今年6月24日法新社有一則新聞提到畢卡索1903年的作品「昂傑.費南德.迪索多的肖像」(The Portrait of Angel Fernandez de Soto),又稱「喝苦艾酒的人」(The Absinthe Drinker),落槌價可換算成5160萬美元或4190萬歐元。也就是說這幅畫的價格超過台幣十六億。

我特別上網找了一下這偉大的作品

喝苦艾酒的人.jpg 

也許不是親眼見到大師真跡的關係,對於這幅畫可以喊價到十六億的特別之處,我還真是沒辦法感受。不過我倒是注意到一件事,如下圖紅線框框處

解析喝苦艾酒的人.jpg 

這幅畫還真有不少面積是一整片黑黑灰灰的地方,如果把這幅畫這些紅色框框的地方切割出來,然後依照面積比例來計算,天啊~單單用一些便宜的黑色或藍色顏料,這些圖塊的市價都可以在台北市買間帝寶(當然也可以買很多帝寶的股票)了,顯然買家是個笨蛋,竟然花這麼多錢去買幾塊錢的顏料......

想當然爾,各位網友都不是無知的人,絕對不會認同我上面的推論。不過怪異的是,在選舉前卻有候選人把廣大的社會群眾當愚癡的人,不斷用同樣歪理來打擊競選對手,姑且不論是否有人相信這類怪誕的說法,單單各媒體對此報導所佔去的版面以及新聞時段,也算是浪費不少社會資源了。

一個承包案用切割的方式來論斷各細節合不合理,基於上面切割名畫的道理,我個人是非常不以為然。大家應該要重視的關鍵應該在於,發包的過程是否真的公正、公平、公開,底標的訂定是否合理,工程完成後驗收的結果是否合乎約定。如果前述的過程當初的市議員諸公都認為沒有不妥,如今到了選舉前夕才用爆料的方式來論斷工程有問題,如此居心真的是替我們市民著想嗎?聰明如你我應該很清楚這個答案!

創作者介紹
LCH

孝話一籮筐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ingeBlue
  • 狂賀!第三支頭香!!!!
  • 好吧,等一下來拿獎品 XD

    LCH 於 2010/09/18 00:12 回覆

  • SingeBlue
  • 我想這種方式會不斷拿出來用就表示「非常有用」!

    郝龍斌不用選了,完全沒有滅火能力,直接投降吧~~~說真的,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胡志強身上,火早就滅了!搞不好還能回燒到電火球身上...
  • 會做事又會做官的人絕對是首選,但偏偏被選上的都是會做官卻不會做事的,挺讓人無奈的

    LCH 於 2010/09/18 00:14 回覆

  • SingeBlue
  • 上個月在謝震武的節目看到專訪蘇治芬,現場有記者請教蘇縣長為何在她帶隊北上抗議時,縣府還核凖六輕某些工程?蘇縣長當時的解釋說,公文的批示有分層級,這些小工程只有到課級,她當時完全不知情。民粹黨的支持者可以接受這樣的說法,現在卻一口咬定郝龍斌有貪污?台灣的民粹選民是愚民還是有嚴重的雙重人格?!
  • 所謂選民心中自有一把尺,這把尺可是可屈可撓的 ^ ^a

    LCH 於 2010/09/20 08:22 回覆

  • ych
  • 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30918422
    可以參考一下花價問題的拆解.
  • 謝謝你的分享

    花價如果包含維護費用,而且又有透明的招標過程,相信應該是沒多大問題,倒是昨天看談話新聞,提到場館決標金額跟底標金額幾乎一致,這應該才是令人不得不懷疑的問題關鍵。

    LCH 於 2010/09/20 08:22 回覆

  • news0056
  • 同意孝大的看法
    當初在系上學會也有選出議員來為系費的使用來做把關
    每個品項都會問得清清楚楚
    照這樣看來,議員的程度比學生團體還不如咧!
    如果都是要玩選前爆料,那我們選這些議員做何用?
    根本沒盡到事前把關的職責......
  • 偏偏這些程度不如學生團體的議員還挺會選舉的...

    LCH 於 2010/09/20 08:24 回覆

  • 悄悄話
  • Tenshi
  • 對版主的文章,基本上的內容只是台北市政府的論調的換句話說而已....
    別忘記政治人物都習慣性說謊的能力.....

    真正有道理就是你自己親自把所有的預算書和費用支出拿來看
    就知道誰在說謊了....
    因為藍色和綠色兩邊的解釋明顯衝突.....兩方必然有一方是說謊.......
    因為藍色說那些東西是因為藝術或其他一堆奇奇怪怪的需求,所以花價才會很貴..
    而綠色卻說所謂的設計費和一堆奇奇怪怪的需求,事實上都有另外編列費用,因此花價很貴是不合理的.......
    所以這兩者的差異,只要肯去或能看到預算和費用支出的明細表...絕對是一翻兩瞪眼....
    至於兩者到底是誰對???
    由於我看到不那些真正的完整資料,所以只能以個人當採購的經驗來看雙方誰最有可能在說謊
    一般有經驗,且在中型以上的企業,在編列成本的時候,絕對是細項逐條列出,不可能把設計費或一堆維護費用,都含在某某物品的費用裡面...一般會這樣做的通常都是沒有在控管成本的小型公司才會發生..而市政府這種大型公家機關更不大可能犯這樣的錯誤...如果會犯這種錯誤...通常都是有人私底下想要施相授受...因此個人認為綠色的解釋相對合理...因此估計北市府團隊有人做了壞事不讓郝龍斌知道....
    當然如果真如北市府所講得如此,來編列成本費用,那只能說或許問題沒有綠色講的那樣大,但這樣的編列方式,對於上級實質審核成本內容是很不容易的,而且很容易讓人有很大的操縱和浮編預算的空間.....所以說沒問題嗎???還是令人質疑...

  • 謝謝你分享你的經驗與看法

    基本上這個事件讓我最感冒的是爆料的人選擇的時機跟方式,至於對錯問題我於撰寫這篇文章時並沒有充足的資訊可以判斷,完全是以畢卡索的畫作為例表達對於爆料議員的作法與心態的高度不認同。整個作業的運作方式究竟為何我並不清楚,但首先應該沒有哪個花農可以自己又種空心菜跟九層塔之外,還種了蝴蝶蘭,所以花卉材料應該是要同時跟不同的花農或菜農採購。而台北市政府有可能一一跟這些花農訂契約交易嗎?依常理來看,我認為可能性應該不高,比較可能是發包招標跟一個或幾個園藝公司合作,再由這些公司跟花農菜農採購,如果是這樣,那把所有隱含的成本,諸如施肥澆水、颱風或人為破壞之後的回復都包在一個單位的花卉中來計算應該是比較簡單且合理的計價方式。

    當然,以上純粹是我個人臆測,實際情況可能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但誠如我文中所言,重點在於市議員應該是在初期的預算控制以及整個施工執行階段都能夠監督,而不是接近選舉才一連串的爆料,甚至有些爆料內容都可以先跟負責人員確認再執行,而不是兩三天就爆一個,讓市府人員疲於奔命,畢竟這些人可以把時間用在解釋清楚,也可以把時間用在花博最後的整備上,不是嗎?

    LCH 於 2010/09/27 15: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