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上週在放颱風假之前
對於原訂週末要回嘉義幫外公慶生的行程就感到不樂觀
不過在週五放了颱風假
又推估莫拉克颱風的路徑及行進速度後
我們推估颱風的影響應該是會隨著時間漸漸減緩
甚且,颱風往西北移動,而我們又是要前往南部
直覺認定應該是更加安全才是
週六早上看著台北也沒什麼風雨
並且決定出發之前
老媽還特地打電話問了外婆嘉義的天氣狀況
外婆回答風雨並不大
吃下這顆定心丸之後
一行人趕緊打包好行囊懷著興奮的心情出發
殊不知......

車子行經新竹的時候,天氣就開始變糟了
不過只是一些小雨,我們倒是不以為意
在關西休息站上廁所後
排除宇驊在廁所旁邊的遊樂區賴著不走的狀況
車子繼續往南開
過了台中情況就明顯不太對了
雨勢變大不少,到了雲林連風勢都顯得異常強勁
老媽一看到這狀況,未待大家把矛頭指向他之前
他倒是先開口說自己要是早知道會是這景況,絕不會提議出門
大家倒是還安慰他,反正都已經出門了,既來之則安之
下了交流道來到嘉義市區,路上已經有好幾處積水
車速一稍快,忽然激起水花「啪!」的一聲巨響
嚇得嘉恩說:「八月八號好可怕喔」
這童言童語瞬間讓大家笑成一團
緩和了不少緊張的情緒

行經朴子我們特地繞道去署力醫院探望奶奶
儘管我們算是「風雨故人來」
但是奶奶現在的認知能力已經不若以往
想了許久才一一認出我們
唯一令我們感到欣慰的
是這邊負責照顧的看護跟護理人員都很親切
對於住民們也都很有耐心
他們對於奶奶都很稱讚佩服,也會跟他開玩笑
奶奶的身體狀況看來也比之前好很多
對比外面狂風大雨,這邊倒是處處充滿溫馨

跟奶奶告辭之後,我們終於抵達布袋過溝
雖然風雨依舊強勁
但是外公家並沒有出現積水
沿路也看不到有什麼災害出現
我們也就很放心的在屋內談天說笑共進晚餐
吃完晚餐後就得煩惱晚上睡覺的地方了
雖然老媽心中早有腹案
無奈大阿姨家的電話都沒辦法打通
得儘早確認晚上真的可以去大阿姨家落腳才行
幸好大阿姨家只是因為電話壞了
一行人連忙從車上邊提著行李冒雨狼狽跑進屋內
畢竟大阿姨家還是比較「現代化」一點
如果晚上沒辦法在這邊過夜
我肯定是很難好好睡一覺以消除整日奔波的疲憊
偏偏一張雙人床要擠下我們一家四口實在太過勉強
一定要有人犧牲睡地板才行
環顧四周,捨我其誰?
我是不喜歡太軟的床墊,不過這麼硬的,我的身體也很難接受
加上附近正巧有廟宇在「鬧熱」
震耳的煙火爆炸聲響讓人恍如置身於靶場一般
這肯定不是一個可以一覺到天亮的環境
一直等到施放煙火結束後我才準備就寢
偏偏這時候依舊風強雨大,實在是輾轉難眠
半夜三點連平常好睡的嘉恩都爬起來說要尿尿
可見風雨強大的程度有多可怕
但即便在當下,我腦中卻從沒閃過淹水這一檔事

早上起床後,風雨絲毫未減,反而變本加厲
過去常聽聞「旺盛的西南氣流」這次總算是親身見識到了
在台北恐怕只有強颱才有這等威力吧?
眼看風雨完全沒有稍歇的情況
只好改變原來要去餐廳慶生的計畫
老媽決定執行 B 計畫--去叫外燴
於是跟大阿姨穿著雨衣四處去打聽哪裡有提供類似服務的地方
他們兩人出去幾十分鐘後就倉皇的回來了
上氣不接下氣之際還連忙要老爸趕緊去移車
據說是因為抽水站的馬達故障,有些地方已經開始淹水了
這下當然是大事不妙
一向出門都要慎重換個正式一點的衣服的老爸
顧不得過去維持的一貫形象
穿著拖鞋短褲,一套上雨衣就連忙跑出去了
而在我們等待好消息的過程中,大水依然沒有閒著
眼看剛剛還在遠處街道上的泥水
轉瞬間竟發現捷徑般從水溝蓋冒了出來
情況實在越來越危急
大阿姨跟姨丈連忙搬出抽水機跟用來擋水的木板
趁著大阿姨去搬沙包,我和姨丈忙著把屋內收成的稻穀移到高處

大家苦候多時還是沒看到老爸的身影
我自動請纓要出去外面找尋
身上的裝備跟老爸出門前的差不多
不過特別又戴了一頂安全帽,既是擔心被吹落的物體咂中
更因為風太大了一直用手抓著雨衣的帽子也很麻煩
這可是我的「處女航」
好幾年前台北受到納莉風災摧殘
那次水淹到家前巷子口剛好停住
而當時我又不是吃飽撐著,完全沒想到要去涉水逛大街
這次身負重任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街道上的水已經快淹到膝蓋
兩旁住家比較低窪者泥水早就毫不客氣登門拜訪
有些人繼續無奈地掙扎,不斷用各種工具把屋內的水往外倒
更多人則是臉上掛著無奈,佇在門前望著水漫進屋內
腳下的污水還不只是混著泥漿而已
各種原來在水溝中安靜躺著的垃圾也跟著載浮載沈
更恐怖的是連小強們也逃不過這個大劫難
放眼望去簡直就是抄家滅門才足以形容這驚人的數量
不過,這一趟倒是看到頗令人感到心酸的景況
對比有年輕人忙進忙出的家戶
家中沒有年少壯丁的老人家,完全是一副聽天由命的無奈
一般家庭只能緊閉門戶或是用陽春的木板擋水
家境比較好的,在門外已經架起專業的擋水設備
在屋內好整以暇看電視,談天說笑
即便在這麼偏僻的鄉下,些微貧富差距還是有全然不同的結局

涉水實在快不起來,加上我對附近的街道地勢高低也不清楚
這樣像無頭蒼蠅到處亂竄也不是辦法
沒多久我就打道回府,省得又要別人出來找我
回到大阿姨的住處後,沒多久老爸也回來了
老媽判斷目前情勢一定是沒辦法如期回台北
已經抱著要我跟麗娟請假一天的心理準備
不過我可是壓根兒完全不想請假
一方面是週五的颱風假讓我負責的系統得在第一個上班日手動調整
另一方面是淹水的情況如果持續惡化
我料想是不可能只請一天假就能了事
老媽聽我這麼一說,一邊為不能跟外公外婆吃飯感到可惜
一邊趕緊打包好行李,並交代大阿姨幫忙解決那個「無緣的大餐」
老爸趕緊把車開到門前,匆匆與大阿姨、姨丈告別後
一家人就這樣開始逃難了......

車子走不到三分鐘,我們就遇到第一個艱難的抉擇
眼前將近兩三百公尺長的路段全都積水
不過真正讓老爸緊急煞車的原因
卻是距離我們一百多公尺那台靜止不動的黑色轎車
老爸一臉苦笑地說:「我們等對面的車子開過來後再看看」
沒多久一台貨車迎面緩緩駛來
理性的判斷,這種底盤較高的車子當然可以不理會這種高度的積水
但我們的可是轎車,照理說完全沒有參考價值
可是老爸卻好像受到激勵似地
待貨車開過我們身邊之後
油門一踩就往前直奔,車上所有人驚呼聲此起彼落
我的心在我們的車跟那輛黑色轎車擦身而過時懸到最高處
激起的水花打在擋風玻璃上幾乎遮蔽我們的視線
隱約看到對向又有車子開來
慌亂中還得提醒老爸注意,免得過了這劫卻逃不過另一劫

過了這一關之後,老爸的膽子似乎變大了
儘管車子駛往朴子市區還是看到不少積水
他仍舊一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勢
我可完全不敢太過樂觀,一直提醒他參考周邊情況判斷水深
爸媽對於一直沒聽說過淹水記錄的朴子這次也淹水
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深切體認這次嚴重性非同小可
車子就這樣不斷找路、四處亂竄
好不容易上了高速公路,大家才都鬆了一口氣
放眼望去,整個畫面幾乎都滿佈淹水的災情
嘉恩又說話了:「八月九號跟八月八號一樣好恐怖喔~」
這次大家又笑了,只是笑得比較小聲些了......

下一站往台中,準備探望還在坐月子的玫君表妹
我們最關切的問題是:「那邊雨下得大嗎?」
真的是被嚇怕了,事後在台中看新聞
才知道這次的災害可算是空前了
災情慘重比之921地震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說真的,以前看電視轉播的災情景象實在沒有多深的感受
如今從災區中倉皇逃離的陰霾還沒退散之際
看到各地區傳來種種災情,內心實在悸動不已
對於「人溺己溺,人飢己飢」這句話有更深的體悟

創作者介紹
LCH

孝話一籮筐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lensun23
  • 土石流,淹大水,只要親臨尚未清理的現場,都會留下難望深刻的記憶景象.
  • 只能說我過去太好命了,到現在才看到

    LCH 於 2009/08/12 08:20 回覆

  • SingeBlue
  • 以前小時候淹水的記憶沒那麼強烈...

    去年的颱風倒是真的恐怖,家裡的鐵皮屋不斷有水滲進屋裡,整晚睡不著。清晨起來就看到,隔壁鄰居的屋頂都掀了起來,連竹子都被連根拔起...
    在當下,忽然覺得人真的很渺小~~~平安健康就是幸福...
  • 這次災害很多人都怪罪政府,好像以為政府的能力比大自然還強的樣子。

    大自然透過這樣的災害提醒我們自己的渺小以及應該要懂得謙卑。

    LCH 於 2009/08/12 09:51 回覆

  • SingeBlue
  • 以前我家後院是清翠的山...

    現在山上蓋了高爾夫球場、兩間大學...
    我不知這些人如何評估水土保持,但很確定的...
    到時候如果發生土石流,一定是死當地的居民,這些財團、有錢人還是爽爽的躺在豪宅裡吹冷氣看電視吧...頂多捐個錢
  • 過去的思維總是強調建設、開發才能促進經濟改善大家的生活,即便是現在,政客開出一堆建設地方的政見也總能博得選票。

    現在應該是大家仔細檢討這個思維的時刻了。

    LCH 於 2009/08/12 10:01 回覆

  • ming
  • 人財兩失

    以前,我住的地方經常淹水。
    也常看到別人家淹常,大部份的人國罵一陣後也就自認到楣;算了。

    這次,透過電視畫面:到處有人哭喊著親人,渴望早日與親人重逢;哭喊著多年辛苦的成果付諸流水;看到水流木堆積成山;看到土石流無情又輕易的奪走人命……這次的災難絕對遠超過921。

    現在,應該痛定思痛,好好規劃山坡地開墾;水土保持的原始問題吧!

    失去至親對痛與改善經濟,孰重孰輕?相信大家心中己有定數!(不只失去至親,也發生財損,可謂人財兩失)
  • back to basic 的確是我們目前應有的態度跟作為

    LCH 於 2009/08/13 08:16 回覆

  • SingeBlue
  • 個人對選民的理性沒那麼有信心...

    論民主政治的理想與弔詭
    http://old.npf.org.tw/PUBLICATION/IA/091/IA-C-091-155.htm

    我住的社區,本來地下室沒有規劃停放機車,所以一些消防設施、動線都沒考慮停放機車時的問題 (已發生好幾次汽機車碰撞的情形,只是還沒死過人),但最近開的住戶大戶,仍以很高的比率通過地下室停放機車,而且還是通過以不打算花錢改善消防設施及動線的方案。當然沒人會認為汽機車發生碰撞會死人或機車著火的嚴重性,就好像開發山坡地的人也不認為土石流會這麼嚴重一樣的道理~~~

    土石流、斷橋在台灣已不是第一次,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 感謝 SingeBlue 分享的這篇「論民主政治的理想與弔詭」。之前也看過一句話:「只知道一味討好選民的人不配稱為政治家」,兩者算是相互呼應。

    在投資上,常聽到這樣的說法,「一群聰明人的智慧比個體還低落」。相信民主政治也很難避免這種情況。尤其值此之際,民粹很容易跟政治掛勾,選民對立的政治觀點又很容易被煽動,究竟是「有遠見的作法」還是「權力的傲慢」,實在不是當下就可以得知的,也難怪寧當政客搶選票,也不要做落選事後再讓人追思的政治家。

    很多人都在罵政府,卻沒多少人搞清楚,政府其實也是我們這些部分國民組成的機構,怎樣的選民當然就有怎樣的政府了。

    LCH 於 2009/08/13 10:20 回覆

  • SingeBlue
  • 那篇文章說得可能離我們太遙遠,但自己區住的社區總比較真實了吧...

    之前在新聞裡我們也有看過社區裡不能停放機車的門口被擺放機車,結果來了一把無名火讓社區住戶斷送了逃生路線...
    這些是個案嗎?我不認為是如此,若沒有大部份住戶的同意,那些地方是不能停放機車...說得明白一點,是大部份的住戶同意讓自己活在危險之中...
    等出了事再來怪行政機關沒取締。說真的,若真有哪一位公務人員去社區依法取締、開罰單,沒多久,這位公務人員就會有民意代表去關切了...搞不好還有一堆 SNG 車
  • 你的舉例對於目前的政治生態描述得已經再貼切不過了。如果你對現況一直無法接受,不妨奮起串連想法一樣的住戶共同發聲,通常不是完全沒有明事理的人,只是這些人總以為自己的想法不見容於亂世,所以把自己隱藏起來,只要有人揭竿起義,相信會有不少人響應你的,加油!!

    LCH 於 2009/08/13 10:57 回覆

  • SingeBlue
  • 版主的建議我有執行過,但差點在警衛室前被打...(對方拳頭已經揮起來,還好小弟跑得快)

    而其他住戶則是事不關已...心灰意冷啊~~~
  • 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看來 SingeBlue大 還是挑個時日搬家好了

    LCH 於 2009/08/13 11: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