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連串的意外 (竟錯過報名每年一度馬拉松大拜拜的台北馬,加上報名了台北馬前一周的桃源馬卻又感冒且當天下雨而不敢跑) 之後,面對即將到來的渣打馬拉松我可是嚴陣以待,前一週搭捷運都一定會戴上口罩免得被傳染感冒,最讓我在意的是之前也曾經報名了渣打馬拉松,卻因為叫不到計程車改騎 UBike 還是沒趕上寄物的關門時間,因此無論如何這次的渣打馬我一定要參加!!

但... 之前沒聽過的「負北極震盪」竟然在這一週來攪局,日本氣象廳還預測說臺北會下雪!當然這種國外氣象機構"危言聳聽"的例子也不是沒發生過,我很自然的翻譯成"會很冷"。儘管我沒去過冷到下大雪的地方,但也不是沒經歷過很冷的情況,想當初在馬祖當兵也曾經在氣溫兩三度時一個人在哨亭站過哨,正所謂「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那之後在臺北就沒感受到很冷的情況,所以對於耐寒這點我一直都蠻有信心的。

也許是天氣濕冷的緣故,以往我都會在賽前一晚輾轉難眠 (倒也不是緊張到睡不著,一方面是因為我的作息大多是晚睡的,臨時要早睡並不好調整;另一方面我總是會夢到自己睡過頭而錯過比賽,所以總睡不好) ,但是伴著雨聲以及寒冷的天候,這次倒是睡得挺安穩的,因此起床時我頗具信心,認為這也許又是一個破 PB 的好機會。

由於上次的輕率想法,造成我被衣保關門,這次儘管天氣冷冽,我還是盡可能提早出門比較放心。凌晨四點十分左右整裝待發,趕緊用台灣大車隊的 App 叫車,但... 試了兩三次得到的回應都是附近沒有可以空車可以載我,我又不是住在多偏遠的深山裡,要不是捷運沒這麼早發車我搭捷運可是方便的很! 既然 A 計畫不可行,勢必得趕緊實行 B 計畫,我匆忙出了門在寒風中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計程車可以攔。遠遠看到一台緩慢移動似乎在找人的計程車,推測應該是有其他跑友用 App 叫到車了,也管不了是否有沒有共乘的可能性,我三步併兩步往前直奔,無奈一下子功夫計程車就消逝在眼前,頓時腦海中出現上一次絕望的景象,真是恐怖啊~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