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不是一個身經百戰的馬拉松跑者,畢竟我可也成功完成六場全馬,照理可以平常心看待接下來的一般賽事,但雙溪櫻花馬終究是我的初馬,不知道是否也有所謂的"初馬"情節,心中總覺得這場賽事不能等閑視之 (不過前幾場每次也都是如臨大敵般的看待)。

也許正是心理影響生理,賽前兩週我竟然感...冒...了!雖然沒有發燒狂咳,但頭暈鼻水流不停,顯然不適合進行訓練,否則恐有提早報銷之虞。也正因為如此,過去賽前一週的週末我都會來個 LSD 讓自己心裡比較踏實些,這次因為病況才稍微減緩,自然就這麼跳過了。加上賽前一週臺北陰雨綿綿氣溫又低,唯恐再度生病而不敢練習,每天過得膽戰心驚,喉嚨一有不舒服的感覺就趕緊吞喉片...

講這麼多廢話就是要告訴大家,我這次幾乎沒練啊!! 好吧~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L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